Satsuki

這兩個人好可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些腦洞

其實就是腦洞,碼一下待我有空寫


工作人員D x 偶像C

牛郎D x 織女C

然後牛郎織女要配合weibo粉噗醬的開車圖食用

很好我會繼續努力。

放鬆下來,繼續工作。

終於fc!!!!!繼續努力;D

相遇

-腦洞來自微博@ 魚皮皮醬
-生腐
-少女風
-繁體字
-十分OOC


相遇不是必然的,每天在你身邊路過的人,有多少會成為你的朋友?有多少甚至會成為你的戀人?
我的名字是小野大輔,是一名普通的工作族,在東京工作了數年,偶爾會回老家高知探望雙親
工作地點十分接近車站,電車變了我往返家和公司的重要交通工具.
然後,我遇到了他,一個降臨於人間的天使
也是這場相遇,我每天也過得很充實滿足

那天我往常出門工作,在路過的便利店買了飯團和飲品,隨便的站在月台上候車,一切也和以前一模一樣.
突然,電話在我的褲袋響了起來,我拿出時剛才便利店的零錢滾了出來,滾到了旁邊的車站員的鞋子面前
我一邊接下電話一邊走去他的面前,電車正在駛入月台,他的聲音在我頭上發出
“請先讓車上的乘客下車然後上車,多謝合作……….”
“咦,聲音很好聽…!?!?”
抬頭看上去,是一位瘦小的男人,眼睛彎彎的,嘴巴一開一合在說話,眉間有一粒痣
工作服的尺寸不太適合他,有點鬆動,鎖骨瘦得可以盛水
他留意到我,在車站裡逆光向我微笑了,好看極了
我趕著上車,低下頭紅著臉的拾了硬幣就衝向車上了
關門後看到他動身幫助乘客,勉強看到職員名牌寫著神谷
車開動了,他的身影離我而去了……..

自那天起,我每天也乘那個時間的電車,還指定站在神谷桑旁邊的閘門
風雨不改,日復一日,拜他所賜,我工作期間完全沒有遲到
上星期我下班回到車站時,神谷剛剛換班
和平常一樣穿上了不合尺寸工作服的他,走進了休息室準備離開
我想了一會,就擅自站在休息室旁邊等他
大約10分鐘後,神谷穿上了便服背上了背包離開休息室了
看到我時,他一瞬間嚇了一嚇,那個表情十分可愛
“晚…晚上好,你找…找我有事嗎”神谷桑雙手交叉在胸前,聲音帶點抖的說

“晚上好,你記得我嗎,神谷桑?”我微笑著向他說道
“當然記得,每次我上班你都會站在我旁邊,不時又會故意把硬幣滾到我的面前啊…..”
神谷一邊說一邊往後退,也低下了頭,完全不敢望著我….
“啊,我還未自我介紹,我叫小野大輔….神谷桑你記得我太好了”我把手抬起放在胸前,微微向他躹躬
“小,小野君,你找我有事嗎”他的聲音不抖了,也沒有退後了,就是雙手的位置沒有變,像一只就算站在敵人面前也努力保護自己的小動物,可愛極了!
“神谷桑,我們去旁邊的咖啡廳談話吧,站在這裡很古怪啊”我把手指指向前面街的咖啡廳說道
“嗯...好吧,一會而已啊,我還有事做要早點回家”
到底當天我和神谷桑說了什麼我也忘了
只知道我以拿了他電話和電郵作交換,在車站月台時不會再刻意找他
還知道了他的名字叫浩史,神谷浩史,比我年長3年的
從那一天起,我偶爾就會收到神谷的訊息,內容起初都是把路過的貓拍下來給我
後來漸漸變了當天的午飯/晚餐,也會跟我說今天遇到了什麼特別的乘客,幫助了什麼人…

光陰似箭,和神谷相遇了一年了,那天一起吃晚飯時我鼓起勇氣向他表白…
意外的是神谷桑沒有拒絕了我,他的臉,耳根直至頸部都紅透了
初時他的眼睛轉來轉去,不敢直視著我
當看到我時就立即低下了頭,手一直抓著褲子,肩膀也縮了起來
後來過了一會他把雙手放在臉上,微微的在點頭,然後就低下了頭一直不肯放手
我立即結帳後便拉著他到餐廳旁邊的小巷子……
“浩史…放手好嗎?想看你的臉啊,這裡沒人的”
我放下了手上的背包,在神谷面前蹲了下來一直在哄著他
“嗚…..不要,好尷尬啊”浩史一直在搖頭,聲音帶點沙啞,還聽出他好像哭了
我站了起來,打開雙手把浩史抱在懷裡,在他耳邊一直哄他,跟他說沒事喔,沒人在
我還親了浩史的額頭,希望他冷靜下來…..
不出所料,過了一會我就聽到他叫我了…..
“小野君,我沒…沒事了。”神谷吸了吸鼻子,放下了手
在我懷裡抬頭望著我,他的眼睛有點紅腫,臉上有少許淚痕
“浩史,沒事了喔。”我把他的眼淚抹掉,再親了親他的額頭
“嗯,我沒事了,謝謝”神谷笑了起來,和我第一次見他的笑容一樣
“浩史…最喜歡你了”我雙手捧著他的臉,嘴唇慢慢的靠近他
神谷的眼睛閉了起來,呼吸也有點急,可能是緊張了吧
他的嘴唇微微打開,我把舌頭伸了進去一直在親
大約數分鐘後,我放開了他,他微微喘了起來,嘴角也濕潤起來
神谷突然抱著我,一直不肯抬起頭
我聽到他對我說 ”大輔,謝謝你,我也喜歡你。”
“浩史,謝謝你與我相遇,謝謝你願意接受我。” 

人生在世,人與人的相遇每天這麼多次,你有好好把握機會嗎?
能和只相遇過一次的人相戀的機率是多少呢?
即使是天文數字的概率,我也好好把握了,你呢?

-FIN-


小野大輔生病日記

*OOC+小學生文筆


*由香港飛到澳大利亞的無聊腦洞


*能看到最後我會很感謝你

--------------------------------------------------------------------------

時光飛逝,轉眼間已經到了十月份,東京的清晨帶來陣陣的涼意

今天神谷休息,而小野的工作都不多,只是下午有一個別錄,晚上有雜誌的取材.

早上8時,神谷按照生理時鐘準時起來,旁邊的人還在呼呼大睡,不過表情有點奇怪…額頭出了很多汗,眉頭緊綁綁的,偶爾還喃喃自語,神谷把手放在小野的額頭上……

“好燙!… 小野君你怎麼了”神谷坐了起來搖醒他
“嗯…?我現在有點不舒服,早飯我晚點做,你再睡一會好不好? ”
小野把話說完後就轉了轉身,把頭蹭在枕頭繼續睡

神谷穿起旁邊的不合身外套,啪啪啪的走到客廳拿體溫計,再提起手對準他的耳按下去…
”咇咇” 體溫計顯示39.7度,亳無疑問是發燒了

“小野君…你發燒了,今天的工作還是取消吧…”神谷曲著腿在床頭輕輕的拍著小野的身體

“咳…神谷桑早安……”小野的眼睛睜開了…

神谷把額頭貼上去,小野面對這個瞬間,立即就嘟起了嘴巴貼上了神谷的唇,就只有一瞬間,蜻蜓點水般的接吻,神谷立即別了頭,耳朵慢慢染上了一片片紅色,房間內開了暖氣,他的臉本來就已經有點紅,嘴巴被吻後沾上了一點點水光,整塊臉蛋都是紅紅彤彤的,別說小野了,旁人看到也會忍不著想親他……

“笨蛋,終於起床了嗎…”他喃喃自語的向空氣說道

“神谷桑你是不是餓了,我現在立即去做早飯……”小野坐了起來,撥了撥神谷的瀏海,雙手捧著他的臉哄著
“沒…沒有,是…是…是娘桑餓了,我才沒有餓,不用趕著做早飯,你休息一會更好…”說畢,小野笑了笑就下了床往廚房走,但不到三秒,他就走得彎彎曲曲,完全不是可以做飯的狀態。神谷見狀立即下床扶了扶小野,把他安頓在房間的椅子上

“你這個狀態完全不適合工作啊,還是快點向工作人員請假吧,今天一整天由歐吉桑我來照顧你”神谷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把小野要替換的衣服都放在他面前後就進廚房拿起食材開始做早飯…
“啊,這不是鹽嗎?好甜啊…啊,好燙……”

小野大輔在房間換衣服時聽到廚房傳來陣陣的慘痛聲,他心疼了,打算走出房間叫神谷不要做早飯了,無奈他的身體不聽喚,每走一步頭部就傳來陣陣的痛楚,眼前的映像上下左右全都癲倒了,他只用餘下的記憶和氣味一步一步走往神谷的身旁…

“磅”的一聲巨響傅入神谷的耳朵是他開始料理的10分鐘後,他有點不好的預感,立馬關火然後小跑步回卧室,蒲推開門,小野整個人就大字型躺在衣櫃前,雙手手指微曲抓著地板,面部向下,身體勉強穿好了神谷為他準備的衣服,神谷打算扶他起來時就看到他的身體一直在抖振,數十秒後小野成功坐了起來,神谷拿體溫計上前查他的體溫

”咇咇”40.2度…上升了少許…小野的臉全是汗,神谷把小野扶到床邊躺下後衝進洽室弄濕毛巾先抹面再放在小野的額頭上

“浩史,抱歉呢,我是不是帶了麻煩給你?如果我沒有和你一起住,今天的休假你就可以開開心心在床上睡至自然醒,娘桑也不會因為我與你的相處時間減少吧…最重要是,你的巧手不會因為照顧我而弄得這麼多傷口,手指還疼嗎?真的很對不起啊浩史……”小野輕聲細語的向神谷說,眼睛垂了下來不敢面對他
神谷低下了頭,瀏海蓋住了眼睛,小野看不到他的表情,但隱約看到他的身體在抖,然後,他的手背感覺到了什麼滴下來……

 

“水?難不成…”小野坐了起來,撥開了神谷的瀏海,輕輕的把他的臉捧起,眼淚從神谷的臉一直滑下至床單,眼睛紅紅腫腫的,上下唇微微開開合合的,但一句話也聽不到,只是從心感受到神谷有多傷心……
“浩史,怎麼了…扶我過來床邊時被我弄到了你嗎,疼不疼?我去拿冰給你敷,等我一會好不好?嗯?不要哭了……”小野提起身邊的先巾,抹乾神谷的臉,之後下床準備到廚房拿冰袋……
“沒…沒有弄疼我…你快點坐下,又倒下來的話就不好了…”神谷吸了吸鼻子,用手背抹乾了自己的眼淚,小聲的說

 

“那…你為何哭了,你哭我就心疼了,我怕是我動作大撞到了你,或者是不是工作上有問題,上次DGS聽到你說壓力大,我現在真的很擔心……”小野抱著神谷,用手掃著他的背,一下一下的,安慰著神谷
“照…照顧你是我自願的,休息時間有半天也已經十分足夠,娘桑的話不用擔心,我每天都有跟他玩耍,手指的傷口很快就會好,最後,工作沒問題,只是有點累了……”神谷一口氣說了這麼多答案,小野的腦袋一時間還未把它們配回相應的問題,但他知道,他最喜歡的浩史沒事,這就足夠了……

 

小野的眼睛合上了,臉上掛著笑容的倒在床上了……整個過程一氣呵成,嚇得神谷立即瞪大了眼睛看看小野發生了什麼事
“大輔?大輔?你怎麼了?”神谷心急如焚,想立即叫醒身邊的大笨蛋……
小野抬起了手摸著神谷的臉蛋,圓圓的,最近還有點黑的,而且這個人還傳出陣陣的獨特香氣吸引自己……
“我沒事,只是有點累了,早飯不要再做了,叫外賣吧,吃你喜歡吃的東西就好了……我現在要睡一會,食物到了再叫醒我吧”
小野說完之後吻了吻神谷的手背,便沉沉的睡去了……

呼吸聲十分穩定,體溫也下降了,神谷把小毛巾放在小野的額頭上後,便站起來前往廚房,把東西收拾順道上網點起餐來…還要用小野的電話向監督和雜誌社請病假

“啾”
神谷在小野沉沉睡了後靜悄悄的吻了他的臉,別了臉喃喃自語

“神啊,希望大輔能早日康復就好了”

雖然今天是神谷的假期,但從早到晚都要照顧某個大型笨蛋,比起工作,照顧人更辛苦吧,但今天的神谷在哭過之後卻在小野面前露出了至今最燦爛的笑容。

 

---END---

終於到貨了wwww 來刷一發三山/爺婆owo

聖誕節來一發赤綠!!!!!

甜甜的,我又腦補了2333

祝大家,平安夜快樂!


良辰美景之下,爺爺來我本丸了。

我現在真的十分十分興奮!!!!!!!


那夜的本丸十分熱鬧(中長篇)

注意!!!!!!

初次發文,小學生文筆

時空錯亂的

弟弟們性格可能與遊戲內完全不同

若介意就不要看

還有微鶴一

是繁體字的

可能有點奇怪的描寫,請無視好了

祝 食用愉快。

------------------------------------------------

清晨的本丸十分寧靜,偶爾還有數聲雀鳥的叫聲,正當各位都在睡夢中未醒時,卻有一人正在與審神者對話。

"主上,今天叫我們來幹什麼?"一期一振帶著弟弟藤四郎們跪座在審神者的房間外問道。

"啊,你們來了? 一期醬,你確定所有弟弟來了?博多醬也在嗎? 不能遺漏其中一人喔。"

"當然了,主上,我已經帶齊了弟弟們了,而且我不會遺漏他們的,即使拼上性命,也會好好保護他們的。"

"那就好了,我開門見山的說了,今天會帶你們到現世一趟,參加一些活動,大約需要一天的,晚上就會回來的,藤四郎們,要答應我,不可以壇自離隊,不可以獨自活動,若果晚上回來前都能遵守以上的承諾,我會安排獎勵給你們,包括你,一期醬喔。"

"知道了ʕ•̀ω•́ʔ✧"藤四郎們歡喜地答應了審神者的諾言。

"五虎退,可以只帶一只小老虎嗎? 我怕牠們會嚇壞現世的人,要帶一只最乖不會亂動的"

"啊,知道了(´ . .̫ . `) " "抱歉啊,我會在晚上回來的"五虎退一邊向小老虎們道歉,一邊安慰小老虎們,並只帶一只小老虎出發。

"好了,如果沒什麼問題,那就收拾好行裝,準備出發了,連接現世的是我家,不要胡來,不要大叫,凡事都要小心,不可以吵醒我現世的鄰居,知道了沒? "

"我知道了,主上,我會先行到現世,再迎接弟弟們吧,那就可以減少噪音吧"

審神者點了點頭,便凝聚了手上的靈力,開啟了一扇圓型門,再碰了一碰,兩旁的門分別向左向右打開了,審神者探了探頭入內,發現沒有異常,便安心讓一期一振入內,再讓藤四郎們逐一進去,繼而自己則最遲入。

確定了所有人都入去了,審神者便留下一封信給本丸的刀們,安排了他們的工作和日程,便進入了門裏了。

當審神者睜開了眼睛,發現一期一和弟弟們都在自己的眼前,原來自己暈倒了在自己家中...(笑)

審神者安排了藤四郎們和一期一振在現世的衣服,待他們都換好了,再把身上的工作服放在袋裏,點齊人數後,便靜悄悄的離開家門,前往目的地了。

清晨的現世,人流少,即使粟田口家族他們一行12人走在一起,也不會引起別人的注意。

步行了大約10分鐘,便到達了目的地--現世展覽館。

由於時間尚早,審神者和刀們在會場外的草地座了下來休息,再享用審神者預先準備的早餐,等待時間一到,便進入會場了。

時光飛逝,轉眼間他們便適應了現世的天氣,在草地上玩的樂而忘返。

[叮噹叮噹,叮噹叮噹,以下為一則宣布,現世展覽館將於1分鐘後開門,請各位入場人士排好隊。重覆,現世展覽館..........]

"大家,是時候進去了,要收拾好行李了"審神者一邊拍手吸引他們注意一邊喊道。

身旁的一期一振見弟弟們有些無視了審神者的說話,便拿起草地上的一片樹葉,吹起了一段樂曲,博多和前田立即停止了追逐,5秒內就跑到了一期一振的面前,臉上的表情十分差,好像現世的孩子做了錯事,剛被父母發現的感覺。

一期一振停止了吹奏,臉上掛著笑臉的問起弟弟們發生了什麼事,令他們聽不到審神者的命令。

博多和前田立即不敢說話,只是身體一直在抖動,臉上的汗水一直在流下也不敢用手抹去,只是筆直的低著頭站在一期一振面前。

審神者見到,立即跑到了一期一振和博多他們的面前,向一期一振說了句"沒關係,沒關係,他們聽到就好了"後,便擁抱了博多醬和前田醬,安撫他們後,一邊拖著他們一邊便一前往會場了。

審神者在進入了會場後,從袋裹拿出了他們的工作服,叫藤四郎們到洗手間內換,最後把一期一振的工作服遞上的時候,審神者十分好奇為何前田和博多醬這麼害怕一期一振的樂曲。

一期一振向主上解釋後,審神者笑了一笑,便摸了摸一期一振的頭,向他說了句辛苦了便讓他到洗手間內更衣了。藤四郎們逐漸回來了,審神者收拾好他們的衣服後,便向他們說了數句。

"大家,今天帶大家來是參觀的,以下將會派發分組表和在現世稱為手錶和錢包的東西,你們要團體行動,當這個圓形的東西最短的針搭正這個位置(5時),你們要回到這裏,這裡是正門,我會在這裡等你們。"

"這個正方形的物體是錢包,你們每組的金額一樣的,你們喜歡什麼就買吧,但記住花光了就沒有的了,緊記要拖著你的兄弟們,若果走散了就到那個藍色旗的地方,把我現在派給你的這張綠色或者紅色紙遞給入面的人。"

"如果你是和兄弟走失了,就把這張綠色交給入面的人,如果你的兄弟走失了,就把這張紅色紙交給入面的人,切記絕!對!不可以把這2張紙丟失!!向他們報上自己的名字,再把顏色紙交給了入面的人員後,我就會來找你的,知道了沒?"

"嗯,知道了!"

審神者逐一把手錶戴上藤四郎們的手上,再逐一告訴他們一次何時要回來。他們和審神者及一期一振道別後,便分組進入場內進行他們第一次的現世參觀了。

待他們走了之後只餘下審神者,一期一振和正在向審神者撒嬌的博多醬。

一期一振看著博多醬,臉上雖然掛著笑臉,但感覺都仍然在生氣剛才不聽審神者命令的弟弟。博多醬就是覺得到哥哥在生氣,就一直拖著審神者。

"博多,走了,我們想去這邊看看,快點放手啦!沒時間了!"

"對啊博多,不要再拖著主上!快點放手"

本來安排了他和前田平野和亂一起的,但"草原事件"後就很收斂,一直拖著審神者,回避哥哥一期一振的眼神。

"前田,平野,亂,你們一起去吧。我會帶著博多,你們放心走,乖,去吧"

審神者和他們道別後,便放開博多的手,蹲下身子,眼睛正望著博多,等待博多向自己說話。

博多知道自己很任性,哥哥一期一振也非常生氣,溫柔的審神者一直在支持自己,所以他鼓起勇氣,抬高了頭,即使身體在抖,眼睛依然筆直的看著審神者,緊張和害怕的心情使他整張臉都紅了起來,耳朵更是紅得可以嚇人,10多秒後,博多擁抱著審神者,張開了嘴巴,在審神者耳邊說了很多句"對不起"

但依然不願意面對哥哥,還把頭埋住審神者的肩膀,不願讓哥哥看到自己的臉。

審神者擁抱著博多,用手輕輕的在他背上掃,安撫博多,還說了 "沒關係喔,知道自己錯就好了,而且,比起我,你還有一個人需要道歉。"

博多放開了手,踉蹌的走到哥哥的面前,低下了頭,嘴巴一開一合,但一隻字也沒說,一期一振也蹲下來,等著弟弟向自己說話,過了一會,博多終於開聲了,微弱的一句"對不起,一期哥,讓你操心了"傳入一期一振的耳朵內,他的臉上看起來是腹黑的笑容消散了,轉為由心笑出來的笑容,張開雙臂緊緊的抱著弟弟,說了一句"你知道我真的很擔心你們嗎?你們還小,又在跑來跑去,很容易跌倒啊,我不肯定可否照顧你們啊,你沒事就好了。"

一旁的審神者笑了一笑,看著這個嚴重弟控的哥哥緊緊的抱著弟弟,一方面又要嚴厲的對待他們,一方面又想好好寵愛他們,心裡十分矛盾,幸好弟弟都知道自己的心意,實在太好了www

道歉過後,審神者便和一期一振輪流抱著博多在會場參觀,博多也終於打開了心房,享受這次的參觀。

過了很久,大約是4時,突然傳出廣播......

[叮噹叮噹,以下為一則尋人廣播,一期一振先生,一期一振先生,你的弟弟秋田藤四郎現在在大會辦事處等待你,重覆,一期一振.........]

聽到了廣播後,一期一振放下了博多,光速的跑去會場內藍色旗的位置,途中還叫著"秋田啊啊啊,我很快到了,你要等我!!!!"

迎接了秋田後,一期一振抱著秋田在會場內跑來跑去,就是為了找和秋田一起的藥研和厚,結果審神者帶著博多走到了辦事處,廣播了

[請秋田藤四郎,一期一振,藥研藤四郎,厚藤四郎來到大會辦事處,你的家人在等你,重覆........]

才解決了事件。

事後,藤四郎們也突然相繼有走散,結果1小時內的會場到處都彌漫著一期一振的叫聲和跑步聲和會場廣播聲。會場內的人都已經認得了那位藍色頭髮,穿著漂亮的軍服和手執長刀的某弟控。。。

時鐘搭正 五時正,粟田口家族的短刀們都準時出現在正門了,每人都抱著一袋二袋的,還在細味剛才發生的一點一滴,一期一振則顯得很疲勞,因為弟弟們走失了數次,他一直都在場內奔跑,進行他的會場尋弟記。4

"大家辛苦了,休息一會後,我帶你們到外面吃飯,便會回本丸了。"

收拾好行裝加上再次更衣後,粟田口家族便浩浩蕩蕩的離開,而博多也已經平復了心情,和兄弟們一起在談天。反而一期一振則緊緊的握住審神者。

一期一振的上衣便服是連帽衛衣,審神者都估計到一期醬或許都會在會場內奔跑,所以就帶了件連帽的衣服給一期一振,怎料真的派上用場www

一期一振戴上了帽子,抓緊布袋,右手緊緊的握著審神者的左手,一邊低下頭,一邊努力無視途人的笑臉。

審神者起初都不想拖著這個大孩子,畢竟一期一振的身高只是比審神者矮四分之一,拖著他難免有點像情侶的感覺(笑

但看到一期一振楚楚可憐的眼神,審神者又受不了美男子的求救(#),於是就答應了拖著他離開會場直至吃晚飯的地方。

在審神者的帶領下,他們一行人到了審神者家附近的餐廳吃晚飯,幸好早前審神者訂了位子,才有預留到這麼多位子給他們。6

一期一振即使座下了位子後,都不想放手,依舊握著審神者的手不放,經過一番勸導,終於獨自到洗手間冷靜了。

就在此時,審神者和弟弟們一起在開會議,直至看到一期一振從遠處慢慢的走回來,他們便急急的座回位子,享有他們第一次在現世吃的晚餐。

出奇地,弟控的某人在進食期間沒有任何反應,沒有笑咪咪的讚弟弟們可愛,沒有想拿在現世稱為照相機的物體拍下弟弟的活動,只是一直低著頭進食,吃完便躲到廁所內冷靜,直至全部人準備離開都不知,要勞煩藥研到廁所內找他,再勞煩所有弟弟進內勸他才願意離開廁所。

離開餐廳廁所後,審神者一直拖著一期醬,他也不知不覺被主上和弟弟帶到河邊散步。

審神者拉下一期一振的連衣帽,用手輕輕的撥開頭髮,輕輕吻下他的額頭,再說了句"不要沮喪了,這是我和藤四郎們給你的禮物(笑) "

語畢,河邊的對岸 從水平線升起一道又一道的彩色曲線,到達了天空後爆開成一個又一個的圓形,顏色七彩繽紛的,中途開始還附有文字,仔細閱讀之下,還發現有玄機的

一期一振看著名為煙火的同時,記下了每個文字後,再逐一讀出來時發現變成了

" 一 期 一 振 哥 哥 , 生 日 快 樂 。 一 直 以 來 辛 苦 你 了 , 弟 弟 藤 四 郎 們 敬 上。 "

"一期醬,滿意這份禮物嗎(笑) ,我們準備了好久的喔! "

"一期哥哥""一期一振哥哥""兄長大人""一期哥""一期哥哥""哥哥大人".....

"生 ! 日 ! 快 ! 樂 ! "

弟弟們逐一把禮物放在地上,不知不覺的,就堆到與一期一振的身高一樣的高度了。

一期一振的臉上掛著無比幸福的笑容,眼睛還不自覺的流下了兩行眼淚,緊緊的抱著弟弟們大聲嚎哭,而在一旁的審神者則座下來,靜靜的享受河邊吹來的風,感受這股舒服的風。

不久,審神者便把名為生日蛋糕的東西放在一期一振的面前,和藤四郎們一起慶祝兼吃了蛋糕後,便起程回到了審神者的家了。

甫進內,審神者便再次凝聚手上的靈力,再次打開那道連接本丸的紙門,一期和弟弟們分別進入了後,審神者檢查過後,便關上了門,鿿安排一期一振他們回房間了。

那夜的本丸十分熱鬧,三日月爺爺和山姥切在走廊品茶,鶴永爺爺又玩失蹤,光忠忙於清潔本丸,其他人則在不同地方談天/切磋劍藝。

正當大家看見粟田口家族歸來,都熱烈歡迎他們回來。

一期一振看見弟弟們都睡了,才回自己的房間休息。一打開房門,在地板上整齊的放了不同大小,不同紙條的禮物,一期一振差點因太開心而在本丸尖叫起來了wwww

而在禮物的旁邊,更發現了一件白色的物體躺下了。

"鶴永殿下? 這是鶴永殿下嗎? "一期一振上前搖了一搖面前的白色物體。

鶴永國丸醒了後,眨了眨眼睛,含情脈脈的在一期一振耳邊說了句"生日快樂"後,他們倆便一直........www

那夜的本丸十分熱鬧,而其中一把名為一期一振的刀帶著十分幸福的表情安躺入睡了。他的身旁,還有一把名為鶴永國丸的刀,靜靜的看著愛人入睡。

-完-



後記www

感謝各位看到這裡,這篇是我第一篇同人文
本身想到的梗是廣播藤四郎走失了,一期一振瘋狂的找他們
結果越寫越離題(#
這篇我沒信心是叫寫得好
但希望各位看完給我一點意見,謝謝/